2014美利達盃活動後心得(Bikeman Media)



一如往常逍遙遊與挑戰組由山腳路上清水岩童軍場出發後我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林道裡看MTB組的比賽。算了一算也將近十年。過去的賽程還多加了一天爬坡賽,由於道路管制與賽程時間較長,對於周遭居民或是往來交通勢必會有所影響,所以這幾年也就改成一天比賽,另外在上個月就舉辦了環彰化挑戰賽。

在台灣MTB相關比賽由於舉辦者需要找尋適當的場地也需要工作人員先行整地與場地測試,過去幾年公路賽盛行,MTB賽事卻逐年減少,目前適合一般業餘選手參加的賽事大概就剩下 Giant Cup 與 Merida Cup ,這對MTB有熱誠的車友而言實在是難以滿足,另外若是專職項目的選手而言更是尷尬,除了平日訓練,但在台灣卻是缺乏實戰機會,近兩三年,反而台灣不少MTB選手紛紛前往中國參加當地競賽獲取競賽經驗。實在是迫於無奈,2015年俱樂部選手又可能面臨連公路賽都沒有的窘況!台灣的自行車運動下一步會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俱樂部選手的高齡化,目前競賽人口的比率上30~45歲的參與人口還是佔了絕大多數比例,年輕學生學校社團參與者是極為少數,我常常在想為什麼多半的人到了30歲才會想到健康想要運動?那麼又為何不讓自己的孩子早點培養運動健身的習慣呢?或許12年國教我們要思考的不只是單純的知識教育,更要培養下一代成為身心健康平衡的人,往往過去贏在起跑點,卻輸在終點,偏差的教育觀念因該開始改變。

過去多半投入專職運動的選手都是來自偏鄉或是特殊家庭環境,他們需要能夠改變自己未來的機會,十多年前雖然我也跟馮俊凱一起參加過比賽,但十多年後的今天他的努力累積與機緣終於把他送進車迷心中殿堂,然而這十多年下來要累積多少的比賽經驗與比賽成績才能換到一張職業隊合約?

近兩年在中國闖蕩的選手之一江勝山,父親從小就培養其對自行車的興趣,專長 下坡與越野,由於台灣缺發實戰舞台,出走看來是唯一的機會,然而談何容易,台灣的體育制度是依循亞奧運資格來定義,但自行車運動卻是從俱樂部開始,江勝山初中高中時期並非在傳統專長學校就學,直至目前才進入台北體院回到正規體育專項上,在台灣比賽少,甚至能夠有機會與國際職業選手切磋的機會也非常少,MTB比賽大概就剩下Merida Cup了,我可以感受到比賽現場出發時江勝山向Merida職業車隊發出的挑戰,根據我們累積的資料來看,在台灣與中國MTB相關賽事上能與江勝山一拼的選手已經不多了,但我覺得若是有更多的機會給好的選手去努力因該會有更好的表現才是。

Merida Cup 中今年另一個很重要的人物 Gunn-Rita Dahle Flesjå ,已經年逾40依舊能夠身穿國家代表隊制服上場爭戰,所得獎牌無數,但在給馮俊凱的一句話 “只要認真地贏得一場比賽就好”。人生總是有高低,或許我們不能每次都獲勝,但把握好每次機會做最好表現那就是勝利。

Merida Cup 現場

FacebookMySpaceTwitterGoogle Bookma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