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陸橋工 (本名 康濤)
一個再平凡不過北京市退休市民,但卻用自己對單車運動的熱情帶給別人希望。


退休前正好碰上家裡女婿買了第一部折疊車,但由於女婿反而玩起三鐵而將折疊車荒廢在家,所以便興起了騎單車運動,從短距離開始逐步的累積延長距離與時間,60歲生日時向太座許願希望換一部新的單車好讓自己挑戰更長的距離。(圖:陸橋工見雨勢不斷在沒準備鞋套的狀況下只好用了塑膠袋緊急應變抵擋風雨避免身體失溫)


:退休前從事哪方面的工作?
:我在戶外工作也待過辦公室。在退休前也都有維持一定的運動習慣。
(圖:左一路橋工,在台北國際自行車展前個週末來台灣挑戰武嶺)


:陸橋工這個網名的由來?
:我覺的應該要為社會做些有益的事,所以替自己取了一個名字陸橋工,取義 “造橋鋪路”。
(圖:這次的挑戰武嶺除了陸橋工還有台灣以及韓國車友一起結伴,不過除了陸橋工與韓國大叔成功登頂,其他車友則因為禦寒裝備不足而無法登頂)


:這次來台灣挑戰武嶺,五人中你還率先到達山頂終點,原本在清境農場後我們隨行的工作人員間大雨不斷也希望你與同行的韓國車友能上後援褓母車,因為當時看來在速度上兩人已經明顯的降低不少?
:在通過清境前我與韓國車友(John 鄭載勳)一前一後的前進,畢竟第一次來武嶺路況不熟悉,韓國車友已經是第二次挑戰武嶺,但在通過清境後他的速度放緩了,若是我跟著放緩可能更容易失溫跟著放棄,所以我又重新地回到自己習慣的配速前進!當然另外一個很重要能夠讓我完成在雨中挑戰武嶺的就是經驗了,因為以前參加在中國的長途耐力挑戰賽就曾經因為下雨造成身體失溫不得不放棄比賽的狀況,所以這次挑戰出發時我便穿上了全身的雨衣甚至因為沒有準備鞋套只好用塑膠袋把鞋子包起來,雖然不好看但很有效,直到翠峰後才把難看的塑膠袋脫掉(註)!

:很多挑戰賽路程遙遠,地形起伏特別多,你喜歡什麼樣的路況?
:我其實喜歡爬坡多一些,因為在體型上我更適合爬坡,並且很多時候我用REACH小徑車在爬坡時更能輕易地超越其他選手,所以我到了哪裡其他參賽者都會認識我!並且很多時候整個比賽只有我一部小徑車!


:接下來還想挑戰台灣什麼地方?
:我還想再來一趟武嶺!因為這次下著雨伴著霧沒能好好欣賞風景有點可惜,另外我想參加當地活動單位舉辦的計時挑戰賽取得時間認證不知道小編有推薦哪一場呢?
小編:過去幾年只要我有空的時間都會到武嶺看一場挑戰賽,因為這段路在翠峰後路變窄了,如是要擠上數千人與汽車恐怕想要完賽都很困難,所以我個人推薦是當地南投縣體育會舉辦的武嶺盃在限定人數下的挑戰會進行得比較順暢,今年的時間應該是9月7日(星期六)季節氣候都是比較好的時段。


註:(很多車友以為穿雨衣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所以乾脆都不穿雨衣..其實穿上雨衣可以讓身體的熱氣容易保持避免失溫,同行的車友其實都有相當實力但在沒有足夠的防水保護下都只能放棄挑戰)

簡歷:
2018年北京~大連~北京(環渤海) 2103km 89h54'
2018年北京~呼和浩特~嘉峪關~臨澤~延安~北京 5068km 254h02'

2019年三月雨天挑戰武嶺
2019~持續挑戰

FacebookMySpaceTwitterGoogle Bookmarks